美少女旗袍(编号:qipao-0001-0008)MDBK-080 绀野光 蓮実クレア 安达亚美 通野未帆 有村ちはる 愛華みれ

※注意1※:丝绸优惠券如果失效,可替代去这里点击这里
※注意2※:玩丝绸换丝绸片优惠计划点击这里

MDBK-080 绀野光 蓮実クレア 安达亚美 通野未帆 有村ちはる 愛華みれ

qipao-0001

qipao-0002

qipao-0003

qipao-0004

qipao-0005

qipao-0006

qipao-0007

qipao-0008

最近几年——很难说具体是哪一年,人工智能忽然再次大热。也许是美国科幻大片如《阿凡达》《源代码》《盗梦空间》《星际穿越》《超能陆战队》的推波助澜,也许是TED演讲上大量涌现的四旋翼无人机、具身性认知机器人勾起人们无限遐想。半个多世纪以来,人工智能经历了几次大的起伏,这一次大热,意蕴完全不同。
大约20年前,我做的研究生论文恰好涉及人工智能。当年使用Prolog语言做命题演算方面的研究。与这一波人工智能热潮相比,我以为基本思想已发生重大变化,或许可以概括为两点:一点是此前的人工智能致力于“打造超越个体智能的机器”,而这一波人工智能的基本思想则是“具身性”,即探索连接、交互、复杂网络环境下机器智能的生长、人与机器的融合,以及人机生态的演进;另一点则是,此前的人工智能致力于发现“描述智能的牛顿定律”,今天的人工智能则首先致力于理解“人与机器、机器与环境的交互,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,重新理解智能机器与人、机器与机器的认知和行为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。
在我看来,“人工智能”这个词语多少带有一些旧的、机械决定论思想的影子,用来描绘互联网语境下生机勃勃的新“人工智能”,用来描绘充满异质性、多样性、人机共生的新世界,多少显得力不从心。不过不要紧,词语的陈旧不能阻挡一代又一代探索者重新理解、认识和解读这个世界的脚步。

01-0003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